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澳門發展要從博彩到多彩——專訪澳門中聯辦副主任姚堅

2015年11月05日 18:42:30 來源: 中央政府駐澳門聯絡辦
分享到:

  作為一個總人口64萬多,面積30.3平方公里的“小城”,澳門自回歸後經濟實現了驚人的飛躍發展。

  從1999年到2013年,澳門本地生産總值由502.7億澳門元增長至4099.6億澳門元,年均增長16.2%;每人平均GDP由1.5萬美元增至8.7萬美元,增長4.8倍,世界銀行經濟體排名位列亞洲第二、世界第四。澳門財政收入也由1999年的169.4億澳門元增至2013年的1759.5億澳門元,年均增長18.2%;失業率大幅下降,由回歸初的6.3%下降至1.8%,連續8年低於4%。

  這種高速增長主要得益於澳門博彩市場的飛速發展。2002 年,澳門特區政府宣佈適度開放幸運博彩市場,引入新的投資者和營運模式。據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及統計暨普查局資料顯示,2000年前,澳門博彩行業年度毛收入最多只有22.2 億美元,到2013 年,澳門博彩總收益達到452 億美元,居世界第1 位。

  依靠博彩業支柱,澳門經濟高速發展了十餘年。但是,2014年6月至2015年5月,澳門博彩收入月均下降24.4%,單月最高跌幅達48.6%。另據《澳門日報》報道,由於博彩業收入下跌,2015年1月至5月政府公共財政收入比去年同期減少33.8%至464.2億澳門元,其中,佔整體收入88%的博彩稅收降至407.8億澳門元,比去年同期下跌35.4%。

  隨著中國及全球經濟大環境的變化,澳門作為中國兩個國際貿易自由港之一,是中國連接世界的一個重要平臺。回歸十五年來,儘管澳門發展迅速,但中央政府和澳門特區政府都認為,僅僅依靠博彩業不是澳門今後持續發展的根本之道。澳門中聯辦副主任姚堅近日接受《財經國家週刊》專訪,對澳門經濟在“十三五”期間如何保持優勢,實現經濟結構多元化發展等經濟熱點問題進行了深度解析。

  “一個中心,一個平臺”

  《財經國家週刊》:在回歸後的十五年裏,澳門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長足進步。站在回歸十五週年這樣一個新起點上,中央和澳門特區政府對澳門發展有何新的要求?

  姚堅:回歸十五年來,中央採取了一系列的政策,推動澳門經濟健康有序多元發展。其中最重要的政策之一就是連續簽署了11個《關於內地與澳門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協議(以下簡稱CEPA),內地對澳門全方位的製造業、服務業開放,目前,內地對澳門貨物貿易已全面實現自由化。2003年,澳門自由行對內地遊客開放,到澳門的遊客大中華區佔到90%,內地佔67%,旅遊人口占本地人口的50-60倍,直接帶動了澳門經濟發展。

  2004年起,澳門特區政府出臺一系列政策支援本地中小企業“走出去”,與內地省份建立了區域合作關係,特別是澳門的鄰居橫琴。橫琴有100平方公里的土地,大概是澳門三倍多的面積。澳門大學已經在橫琴建立了校區,之後陸續有企業去橫琴發展。下一步正在推進澳門單牌車以及社區進入橫琴。此外和廣東省的粵澳合作更加快了經濟一體化建設。十多年來,在國內重大政策支援下,澳門與周邊地區的區域合作為澳門經濟發展贏得了重要的空間,也為多元化創造了好的條件,正在逐步改變澳門經濟結構單一,50%與博彩業有關的格局。

  站在回歸十五年這樣一個新的起點上,如何進一步推進澳門經濟多元化發展,中央政府對澳門也提出了新要求,核心內容是建設“一個中心,一個平臺”。“一個中心”就是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一個平臺”就是中國與葡語系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這個定位給澳門未來的發展指明瞭方向。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我們和特區政府一道,如何努力做好規劃,推進“一個中心,一個平臺”建設的實施,起好步,開好局,我們也感到責任重大。

  澳門有一句俗話,喝了亞婆井的水,你就會愛上這個城市。其實,澳門是很傳統的城市,有很多細節,是一個適合背包走的城市。目前,澳門旅遊的特色是一日遊,除了住在酒店來進行博彩娛樂的遊客,很多遊客基本是去香港然後順便在澳門逛一逛,來去都比較匆忙。

  近幾個月,澳門幾個大的度假項目啟動,英國記者在報道中表示,看到金沙集團威尼斯人酒店的宣傳裏面居然沒有博彩,全是運動休閒,讓國際人士刮目相看。其實,澳門六大博彩企業都非常重視自己的定位,也正在積極轉型中,向休閒旅遊方向發展。例如,銀河二期是以百老彙舞臺表演和家庭度假為主要特色。今年10月底即將開業的新濠影匯則以電影為主要特色。到2017年,這六家博彩企業都會進一步推出多元化項目來迎合市場的調整,進一步調整旅客結構和市場結構

  除了澳門業界的努力,中央政府也給了很大支援。就在6月初,國家旅遊局局長李金早專門到訪澳門,與澳門政府簽署了《內地與澳門關於建立促進澳門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建設聯合工作委員會的協議》,要把澳門旅遊納入到整個粵閩臺港澳旅遊框架之中。同時進一步打通澳門和橫琴。現在還存在一些障礙,比如説,我們來澳門旅遊,能不能到橫琴的長隆去旅遊?提供一站式服務,澳門和橫琴旅遊一體化?這些都在作規劃,不久的將來,澳門和珠海,特別是澳門和長隆的旅遊一體化會得到很大推進,讓來澳門旅遊的遊客既能在澳門休閒購物,也能有橫琴的旅遊項目加入進來。

  建設澳門“一個平臺”的腳步也在逐漸向前。中央在澳門設立了中國葡語國家秘書處,同時也將澳門定位成中葡經貿合作平臺。葡語七個國家,歷史文化特點,經濟發展水準,産業結構特點相差很大。把他們連接在一起的重要紐帶就是語言。我們非常重視澳門平臺怎麼發揮作用、國家平臺怎麼發揮作用。在澳門這個平臺上就是加強共性。比如文化交流,共同的葡語活動,青年交流,開設葡語教學。關於葡語國家共性的培訓,包括人力資源的培訓、中國開發區交流的培訓等,在澳門和內地都在開展。

  在關注共性的基礎上,也關注到各個國家的特點,動員內地的各個省市,有側重地跟葡語國家進行合作。我們也跟中葡基金提出,如何通過資金杠桿來支援與葡語國家的經濟合作,特別是大的項目合作。核心觀點就是抓住共性,利用澳門的特點,推進與葡語國家青年、語言、文化、教育、體育等各方面的交流。同時進行有特色的個性化産業合作,進一步發揮內地各個省市,包括各個部委的合作。

  《財經國家週刊》:根據澳門特區政府官網公佈的數據顯示,澳門在2015年第一季度的GDP同比下跌24.5%,其中,作為支柱産業的博彩業收入在2014年出現了自2002年賭權開放以來的首次年度下跌。你對這個現象怎麼看?

  姚堅:澳門經濟結構比較特殊,大概有50%與博彩經濟有關,另外有50%與旅遊休閒服務業有關。澳門的製造業,特別是以紡織業為代表的企業,已經在十年前逐步向內地轉移。同時,澳門又是一個完全市場化的、外匯進出自由的低稅制城市,除了博彩稅是35%以外,其他的稅收都非常低。

  2015年一季度澳門GDP下降24.5%。對這個怎麼看,確實是大家關心的問題。幾家大的博彩企業都是上市公司,市場反應也比較敏感。我們和特區政府保持非常謹慎的態度在觀察經濟的走勢。特區政府做了若干的經濟、政策準備,一旦數字觸碰到底線,就會觸動政策儲備應對。但從目前的經濟形勢來看,總體可控,沒有特別大的憂慮。

  主要是因為,第一,失業率很低,整體民生問題解決得還不錯。第二,政府財政儲備力量很雄厚。即使不動用歷史儲備,今年也能達到預算平衡。過去十年從來沒有出現過財政赤字,財政支出佔到財政收入的40%。今年也可以初步判斷不用動用儲備。同時,社會保障制度健全,有現金分享計劃,所以還是總體平穩。

  特別是社會各界對澳門經濟放緩的積極面還是比較認可的。過去十年經濟高速增長,特別是博彩業,2013年的收入為452億美元,創了世界博彩業收入記錄。各種社會要素繃得很緊,比如人力成本、房價都在飛漲。經濟適當放緩,對人力資源、生活成本等各方面的約束是個緩解。現在,中小企業也得到發展。特別是通過同廣東等內地企業進行區域合作,越來越多的澳門企業在橫琴、珠海、廣州、江門等地尋求新發展空間,也為澳門經濟更加穩定打下了很好的基礎。所以,很多澳門業界人士,甚至是博彩行業的人士都表示,這其實是澳門一個喘息的機會,調整的機會。目前,澳門六大博彩集團也都在積極轉型,進一步發展度假項目、娛樂項目,宣傳重點也由博彩轉向度假和娛樂方面。

  最重要的是,博彩業收入下降也是法治進一步完善的標誌。國家提出四個全面,其中有一個是全面依法治國。澳門博彩業經濟下降有諸多因素,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就是法治化建設進一步完善。澳門在完善特區自身法律法規,調控不規則行為的基礎上,進一步與內地以及國際合作,與中國人民銀行合作反洗黑錢,遵守國際條約,使澳門博彩業進一步符合國際規範等。法制化建設是澳門未來發展的重要內容。要在高速發展中清醒認識到問題,加強法制化建設,通過這一輪調整,讓全世界看到澳門經濟是一個健康的、法制化的、清爽的經濟。讓全世界看到,來澳門也可以多姿多彩。

  新興産業多頭並進

  《財經國家週刊》:對於進一步改變澳門現有經濟結構,推進澳門經濟結構多元化發展,澳門有何具體規劃?

  姚堅:澳門經濟結構多元化中,會展業是重中之重。今年6月4日在威尼斯人酒店舉辦了“第六屆國際基礎設施投資與建設高峰論壇”,這已經是該論壇第四次在澳門舉辦。四年前,國際基礎設施投資論壇移師澳門也是非常有遠見的決策。利用澳門這樣一個開放的門戶,國際化的城市,葡語國家平臺的特色,把重大會議活動放在這裡。恰逢這一兩年,中央決定要開創對外開放新格局,實施“一帶一路”戰略,進一步推動中國裝備工業走出去,進一步實施從“大進大出”向“優進優出”轉變。應當説,這次論壇將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

  中葡經貿合作秘書處每年都會在澳門召開一次工作會議,每三年召開一次部長級會議,對進一步推進內地與葡語國家的合作起到了實際作用。比如江蘇省成立了若干工作組和葡語國家進行合作,包括旅遊、漁業、工業品的合作,成果逐步顯現。2016年年底,第五次中葡論壇部長級會議將在澳門召開。

  目前在澳門每年有將近1000個場次的大型會議和展覽活動,帶來相關行業的收入達到20億澳門元。我們也預計,澳門的會展業會有一個不斷擴大和發展的未來。主要有這麼幾個條件。首先是港珠澳大橋在未來的一到兩年會通車。香港到這裡的車程是30-40分鐘,交通會更加便利,與周邊省會聯繫會更密切。第二,澳門的酒店、展覽設施會更加完善。僅僅此次論壇舉辦地威尼斯人酒店就有超過10萬平方米的展會面積,全國最大的展場廣交會是30萬平方米,澳門只是這一家酒店就有10萬平方米的展覽場所。另外,澳門中西文化交融也使國際遊客越來越多,會議展覽成為它的一個重要經濟支撐。

  此外,澳門的金融服務也是多元化服務的一個很重要內容。中國銀行等中資銀行在澳門的市場份額佔到了70%左右。此外,阿里巴巴大量的金融服務都是靠澳門中國銀行。因為有低成本融資優勢,有海外合作行的配合。這些為澳門的多元化産業提供了好的平臺。

  《財經國家週刊》:在過去十幾年,澳門經濟飛速發展,積累了異常雄厚的資金。由於它的地域特點和語言特點,導致澳門本地企業和居民缺乏“走出去”的主動性。要進一步發展多元化經濟,開放是必須的。如何平衡將來澳門進一步“開放”和如今的“保守”?澳門會不會出現香港的一些問題?

  姚堅:澳門有部分就業市場不開放,既有好處,保證了充分就業,也有弊端,人力資源的競爭性不夠,優秀人才資源缺乏。近兩年澳門特區政府也注意到這個問題,兩所大學,澳大和澳門科技大學近兩年水準也在不斷提高。他們也成立了專門的人力資源委員會,評估澳門地區人力資源政策。

  這有短期利益和長期利益的問題。如果過於保守,保護本地利益,能夠比較穩定,失業率低,就業充分,但競爭力將來肯定會受到影響。需要平衡。現在,建築市場也開放了。酒店服務員開放得也比較好,目前有10萬多外勞在這工作。2015年一季度澳門已經是全球第一大外勞市場,超過了日本。澳門市場既是一個市場化程度比較高,經濟比較自由的城市,同時也有就業市場充分競爭不夠。隨著國家對澳門定位的逐步實現,包括會展經濟的發展,正面效益會逐漸提升,出現的問題會逐步改進。

  澳門本土企業家多數願意在鄰近地區,特別是粵語地區發展。對此,我們也正在和有關部門合作,包括商務部、發改委等部委,討論如何推動澳門企業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怎麼和國內企業聯合起來到沿線國家發展,同時發揮澳門的資金優勢和産業優勢。比如澳門在房地産、特別酒店經營方面有特色,現在有些國家發展迫切需要酒店建設、發展、管理和酒店管理人才的培訓,澳門有旅遊學院,有酒店管理的豐富經驗,有投資方面的熱情,通過和內地企業聯合走出去,一方面推動澳門本土經濟結構的轉型,另一方面也能結合國家“一帶一路”整體戰略。同時,澳門也是引進“一帶一路”國家的門戶,不僅要走出去,也要將資本引進來。這也是個新課題。

  香港“反水客”事件後,澳門特區政府保安司和社會文化司做了初步研究,基本判斷是,澳門現在的旅遊量適中,適合澳門城市特點,它跟香港還不同。

  第一,雖然遊客量很高,但目前遊客旅遊天數偏短,有50%是不住在這裡的。而遊客在香港一般是3天左右。第二,旅遊區集中在氹仔地區,跟本地居民居住地是基本分開的,市民感受到的壓力不是很大。當然,本地居民也有一些抱怨,比如公交擁擠了,大三巴附近擁擠了,特區政府也採取了一些措施,比如人員分流,使本地居民和遊客不感覺到那麼擁擠;和內地旅行社協調,優化旅行線路。同時,也做好了突發問題預案,預防和應對可能出現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