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正文

特區成立40年,看見“澳珠極點”新變化

2020年11月18日 17:40:31 來源: 南方PLUS
分享到:

  “經濟特區四十載,砥礪奮進看珠海。”從1980年至2020年,彈指一揮間,珠海走過了風雲激蕩的40年。

  近日,珠海市委網信辦主辦的“珠澳同心 攜手共進”網絡主題采風活動啟動,媒體采風人員一起走訪港澳科技成果轉化基地、容閎博物館、竹仙洞水庫以及橫琴澳門青年創業谷,梳理珠澳合作的發展脈絡,見證大灣區“澳珠極點”新變化。

珠海國家高新區科技創新展示廳。

  民生:化解珠澳兩地“鹹潮之困”

  “擔水妹”,是留在老一輩澳門人記憶深處的名詞。

  澳門淡水資源缺乏,上世紀60年代前,主要靠收集雨水、地下水和雨季抽取青州河淡水作為水源。那時的澳門人,常常備用數十艘水艇,每天輪流到珠海灣仔銀坑裝水,運回澳門,再由擔水妹挨家挨戶去送。

  遇上旱災、鹹潮,澳門完全被鹹水包圍,公共水龍頭前排起長隊,打上來的水依然鹹澀異常。

竹仙洞水庫。

  1959年,經周恩來總理親自批示,位於珠海灣仔的竹仙洞水庫作為對澳門供水的重要水利工程,正式開工建設,次年3月建成投入使用。同年7月,灣仔銀坑水庫竣工。從此,澳門同胞坐在家中就能喝到內地的優質淡水,辛苦的擔水妹也漸漸退出了歷史舞台。

  如今,站在風光旖旎的竹仙洞水庫旁,想象著眼前清洌的淡水“嘩嘩”流進澳門的千家萬戶,內心不禁感慨萬千。

  “60年珠澳供水史,就是一部與鹹潮鬥爭的歷史。”珠海水控集團供水公司董事長王杭州介紹道,這些年,珠江口鹹潮並未消失,而是反復加劇。“人們之所以感覺不到鹹潮的存在,是因為供水的可靠性越來越有保障。”

  澳門回歸那一年,鹹潮尤為嚴重,珠澳供水安全遭受嚴重威脅。經過多次探討,一個大膽的“千里調水”方案由此誕生——利用西江上遊的大水庫放水,形成一股人造的洪峰,在一個時間段內把入海口的鹹水壓回去,讓泵站乘機搶抽淡水。

  這個方案操作極為複雜:調水的距離長、流域廣、範圍大,需要水利、電力、航運交通、環保等不同系統的幾十個單位密切聯動。2004年11月,我國水利史上罕見的千里調水計劃開始實施,上遊天生橋、龍灘等大型水利樞紐按照指令有序放水,“千里送清泉”化解了珠澳兩地的鹹潮之困。

平崗泵站改造工程。

  千里調水“治標”,工程建設則指向“治本”。2006年12月,平崗—廣昌鹹期應急供水工程建成通水。2011年4月,竹銀水源工程竣工。不久前,第四條對澳供水管道的上遊工程,即珠海平崗—廣昌原水供應保障工程正式通水。珠澳居民一步步擺脫“喝鹹水”的夢魘。

  “不用擔心,水庫有水。”王杭州告訴記者,目前,珠海正規劃建設一批新的源水庫,並擴大泵站,位於廣西境內的大藤峽水利樞紐工程也計劃于2023年全線竣工。“現有水庫已達到1億庫容,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翻一倍。”

  産業:1元租金鼓勵港澳創新人才

  高新區港灣1號科創園內,去年新成立的港澳科技成果轉化基地已迎來30多家港澳企業,無境科技就是其中之一。

  80後創業“後浪”陳琦威是這家公司的創始人。幾年前,畢業于澳門大學軟體工程專業的他與兩個學弟一起組成創業團隊,主攻船用推進器自動導航系統。去年,無境科技從橫琴新區搬到高新區,入駐港澳科技成果轉化基地。發展至今,團隊成員10人,年營業額達兩三百萬,可自負盈虧。

  “這裡每年只需給1元的租金,還有諸多政策支持和補貼,加上背靠高新區多所高校,便於招攬人才,生活配套也比較完善。”談及入駐基地的選擇,陳琦威説。

  事實上,根據高新區加強港澳科技創新合作相關政策,經批准入駐的香港、澳門創新創業項目除了最低可享受1元租金,符合天使投資相關規定的,還能獲得最高1000萬元的扶持。

  儘管公司還在起步階段,陳琦威卻對未來滿懷希望:“我們計劃開發更多船上電子設備,例如水下地形探測、漁情探測、勘探水底地貌等相關設備,為漁船漁民護航。”

  近日,珠海市委書記郭永航在接受專訪時表示,珠海要加快建設高質量發展新特區,推動橫琴、高新區兩大創新平台建設,加強與港澳創新資源協同配合,聚焦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打造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重要支點。

  創新載體不斷完善,創新人才不斷集聚。

  把目光轉向橫琴澳門青年創業谷。去年10月,珠海澳大科技研究院正式揭牌,依託澳門大學3個國家重點實驗室,在珠海設立了微電子研發中心、智慧城市科技研發中心等5大研發中心。

  “澳門大學多年來積累了大量科研成果,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將學術成果轉化為現實生産力。通過校企深度合作,推動科技創新,助力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和珠海産業轉型升級。”該研究院副院長李冬孚説。

迪奇孚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新建的生産車間。

  不到兩百米外,創業谷的“明星企業”——迪奇孚瑞即是從澳門大學孵化而成的公司。據珠海市迪奇孚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唐翔介紹,經過多年努力,該公司現已掌握數字型微流體芯片的製備和控制設備製作的關鍵技術,今年還新建了自動核酸檢測芯片的生産車間。

  “之前我們的芯片主要用於檢測蝦苗病毒,疫情期間轉而研發核酸檢測用的芯片,目前,芯片仍在臨床檢驗階段,未來有望大規模投産。”唐翔説。

  來源:南方PLUS